盛大bambook全键盘版「盛大bambook」

导读大家好,乐乐来为大家解答问题。盛大bambook全键盘版,盛大bambook很多人还不知道,现在让我们一起来了解下吧!撰文 / 陈畅编辑 / 田晏林“国外的亚马逊Kindle电纸书能做的那么成功,为什么国内电...

大家好,乐乐来为大家解答问题。盛大bambook全键盘版,盛大bambook很多人还不知道,现在让我们一起来了解下吧!

盛大bambook全键盘版「盛大bambook」

撰文 / 陈畅

编辑 / 田晏林

“国外的亚马逊Kindle电纸书能做的那么成功,为什么国内电纸书不能重现辉煌呢?”8年前,汉王科技副总裁徐冬坚面对央视镜头发出的疑问,8年后却依旧没有用企业的实际行动给出答案。

近日,汉王科技股份有限公司(简称“汉王科技”)发布了业绩预告,2022年上半年延续一季度的亏损态势,预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2800万元至4800万元。业绩堪忧的同时,该公司的股价也从今年初的最高值18.66元/股一路震荡下跌,截至7月22日收盘,报14.21元/股,市值蒸发10.86亿元。

对于亏损原因,汉王科技表示,一是受疫情和俄乌战争等因素影响,公司海外数字绘画业务营业收入同比降低;二是疫情期间,供应链紧张原材料价格上涨,生产开工不足导致成本上升,毛利率降低;三是公司为保持技术的领先性,加大了研发投入,新产品尚未在报告期产生收益,且因芯片短缺,产品技术方案调整,导致研发费用上升。

但外界不解,2010年汉王科技刚在深交所上市时,开盘三个月内,股价一度飙升至175元/股,相较于发行价翻了3倍,市面上也充斥着汉王电纸书的效仿者。如今在资本市场摸爬滚打12年后,不仅曾经的“拳头产品”不见踪影,转型也被业内人士指“病急乱投医”,汉王科技究竟怎么了?


盛大bambook全键盘版「盛大bambook」


“电纸书老大”的诞生

2022年6月,曾经风靡一时的Kindle电子阅读器退出中国市场引起不少忠实用户的伤感。大家在缅怀这款来自美国的“盖泡面神器”同时,忘记了还有一家比Kindle早4年就出现在中国市场的国产品牌——汉王科技。

作为汉王科技的创始人,刘迎建从南京通信工程学院毕业后,不仅参军当过通信兵,还在1998年怀抱着“全球第一套汉字手写识别系统”的研究成果,抓住非键盘输入领域的几项关键核心技术,成立了汉王科技,寓意“汉字输入之王”。

靠着主打OCR(光学字符识别)技术应用,汉王科技通过把图片和手写输入直接转化成电子墨水文字,被外界冠以“手写鼻祖”的美名。

对于当时的中国科技界来说,这是一项较为神奇的技术,刘迎建也靠这“一招鲜”几乎吃遍所有红利,彼时的汉王科技成为掌上电脑、学习机、车载导航仪、智能手机等领域众多大牌厂商的手写识别技术供应商,收入过亿。

但真正让汉王科技名声大噪的,是2009年推出的明星产品“汉王电纸书”。它专为阅读电子资料设计,采用电子纸技术实现交互式阅读界面,并且可以便携式手持。


盛大bambook全键盘版「盛大bambook」

(2009年11月,一款汉王电纸书亮相北京国际文博会。图源/视觉中国)


当时,电子阅读器市场是最受关注的电子产品之一。据Digitimes数据统计,2008年全球电子阅读器销量70万台,2009年增长到350万台,增长率超过400%。

而中国市场在快速增长的用户需求下,生产该设备的企业却少得可怜,国内能达到一定规模的品牌只有汉王科技一家。

据机构统计数据,2009年,在国际市场上,美国亚马逊公司的Kindle、索尼的Reader和中国的汉王科技三家的总销量占据了超过全球90%的电子阅读器市场份额,其中汉王占到9%。而在国内市场,汉王科技稳居行业头部,电纸书系列产品更是霸主,市场份额高达95%。

2010年是汉王科技最风光的一年,公司成功登上深交所,主打以“智能交互为核心的移动互联技术的软硬件产品生产、技术及平台服务”的经营模式。但其实那会儿这家企业最主要的收入来源依靠电纸书系列,贡献了9.3亿元,占全公司2010年主营收入的3/4左右。

资本对这位商业新星的前景很是看好,汉王科技仅用7个交易日股价就突破百元,一路冲高到175元/股顶点。当时有行业报告预测,尽管美国是电子阅读器的最大市场,但中国市场的成长将是最大热点。

享受着鲜花和掌声的汉王科技,前途似乎一片光明,董事长刘迎建的心态随之膨胀,一度放话要带领汉王踏入财富世界五百强。2010年5月,汉王推出Touch Pad平板电脑时,还视苹果公司为劲敌,说iPad是玩具,并在产品发布会上砸碎了一只冰雕苹果以示对抗的决心。

可后来的事情却没有按照刘迎建设想的方向走。汉王科技也没有摆脱上市即巅峰的命运。

被Kindle和iPad吊打的日子

汉王科技上市时,曾在招股说明书里提到,公司所处的细分行业领域具有较高的进入壁垒,主要体现为技术壁垒、产品及行业应用壁垒、资本壁垒、渠道网络壁垒、人才壁垒等几个主要的方面。在手写识别软件、OCR软件等纯软件细分市场,汉王长期居于市场领导地位,在新兴的电子阅读器和人脸识别产品市场上,也已走在市场前列。

但事实证明,汉王所谓的企业优势和技术壁垒完全不堪一击。

2010年下半年,以盛大文学为首的多家企业纷纷闯进电子书赛道,威胁着汉王的行业老大地位。它们的产品功能不比汉王差,价格还更便宜。职业投资人程宇告诉《财经天下》周刊,“电子书的核心价值在于内容,而不在设备。设备本身的核心技术要求门槛并不高。”

易观数据显示,2011年第四季度,汉王科技虽仍保持中国电子阅读器市场份额第一,但数字已下滑至54.7%,盛大文学的Bambook紧随其后,市场份额为23.1%。

曾经受益于产品销售量大幅增长,汉王科技2010年营收增长率为112.71%。但2011年业绩大变脸,营收同比减少56%,净利润同比骤减665.4%,亏损4.97亿元。其中,电纸书业务销售额下降74.97%至2.33亿元,收入占比从2010年的75.22%下降至44.93%。

《财经天下》周刊与多位行业人士交流后发现,造成业绩落差的主要原因,除了市面上同品类产品越来越多外,市场需求的减弱,以及平板电脑、智能手机的出现都威胁着汉王科技。

上市之初,汉王科技对电子书市场的前景预测过于乐观。在经历了几年的巅峰期后,全球电纸书阅读器市场断崖式下滑走低。据Digitimes数据,2010年全球卖出了1100万台电子阅读器,2011年猛增到2282万台,2012年却剧降到982万台。同时,IDC发布的报告显示,2010年全球平板电脑出货量为1700万台,中国占据170万台,平板电脑已大大超过了电子阅读器系列产品的销量。

“人们在图书阅读上投入的精力越来越少了,平板电脑、手机等新事物的功能和体验更丰富,导致整个电子书阅读器行业进入冬天。”一位硬件从业人员告诉《财经天下》周刊。刘迎建也说,iPad推出以后替代了5个东西——数码相机、游戏机、上网本、MP4和电子书。

后来在2011年的CES上,汉王也曾推出采用Android系统的平板电脑HPad,但声量平平。2013年,Kindle进入中国,令汉王科技本就遭分食的电子书市场雪上加霜。那时,喊着“把书店放进口袋”的Kindle坚持正版原则,打通了硬件、内容版权与图书渠道,以软硬件闭环的阅读生态,迅速吸引了一大批粉丝。中国也成为亚马逊在全球Kindle设备销售的第一大市场。2018年,Kindle在中国销量达到百万。

相应地,汉王科技的电纸书逐渐走向末路,2012年销售额再次锐减70.31%至0.69亿元,2017年收入缩水到只剩约1千万元,直至2018年彻底消失在营收构成的列表中。


盛大bambook全键盘版「盛大bambook」

(图源/视觉中国)


在研究供应链管理的专家刘宝红看来,除了iPad和智能手机等“外患”抢走了相当多的市场份额外,汉王科技的“内忧”,如产品线长,产品型号众多,复杂度高等,进一步制约了企业的发展。

“虽然汉王建有电纸书商城,但一直没有做成规模。而且产品型号复杂,给消费者带来很大的混淆。”刘宝红发文表示,2012年他在访问汉王科技的官网时发现,电纸书型号竟然有37种之多,自己在网站上花了十几分钟,还是不知道买什么,最后只好放弃。

一方面产品缺乏差异化优势,另一方面产品过于复杂,供应链成本降不下来,消费者付费决策时间长,这些都让汉王逐渐掉队。

上述硬件从业人员还认为,宣传差也是汉王科技走下坡路的原因之一。“圈内人公认,汉王电子书的营销水平不敢恭维,和步步高点读机这些比,差远了。既然是用电子墨水,完全可以用不伤眼作宣传嘛,毕竟现代人都注重身体健康。汉王的其他产品像扫描翻译笔更是没多少人知道。”

更关键的是,汉王科技一系列的决策失误让其彻底在与Kindle和iPad的竞争中败下阵来。

一位曾应聘过汉王科技的网友在社交媒体上描述,“2010年,我从博士毕业应聘汉王科技,主攻模式识别,包括人脸和车牌等。那时候还没有商汤科技、科大讯飞等,但被人事一脸不屑地回绝。后来才知道,汉王科技压根就没人在意战略规划和策略。”

据公开报道,早年眼看电子书业务不行了,刘迎建依然表示不会退出赛道,他认为数字化阅读代表着未来,只要坚持,一定会有好的收获。“我们将以战养战,长期坚持。”

但这种坚持没有带来好结果,公司不光业绩被电纸书拖累,股价也从昔日百元高峰一路下行,沦落成“十元股”。2012年12月初,汉王科技股价最低时跌至15元/股。如今多年过去,该公司的股价依然维持在两位数,不足20元/股,远低于发行价的1/2。

病急乱投医

为了挽救公司经营,汉王科技没少动心思。

在精简不盈利产品的同时,汉王还通过出售子公司的方式令业绩扭亏为盈。另外,该公司还多次发布用闲置资金进行理财的公告,“有钱回购股票股份不香吗?”在投资者看来,这从侧面说明公司对自身成长性的不自信。

汉王科技更直观的举动是从不停下追风口的脚步。《财经天下》周刊发现,近些年,汉王科技频繁增加新业务线,研发方向不断转变,但大多数都浅尝辄止。其中包括2013年被列入年报的大数据与环境监测、2014年提出的加强设备与移动互联网接轨、2016年自我定义的“智能汽车集成技术供应商”,以及2017年投资生物科技公司开展生命数据分析业务等。

具体来看,比如前些年雾霾严重时,汉王推出过汉王霾表,甲醛检测仪,激光颗粒检测模组,空气质量检测终端,新风净化器等一系列产品,但整体销售业绩一般。


盛大bambook全键盘版「盛大bambook」

(图源/视觉中国)


为了给公司拓展更多可能性,汉王科技特意设立了汉王启创投资管理合伙企业,用于孵化经营风险较大、研发周期长、商业模式不够清晰的项目,并任命刘迎建“90后”的儿子刘秋童作为执行事务合伙人。

“汉王希望通过多领域发展来带动自己业绩和市值的增长,有点病急乱投医的意思。”程宇表示。就公司的主攻业务线问题,《财经天下》周刊询问汉王科技,截至发稿未获回复。

当昔日风光不再,如今的汉王科技靠什么活着呢?

2021年,汉王科技实现营业总收入16.13亿元,归母净利润5409.49万元。公司的主营产品为笔智能交互(如数字绘画、无纸化签批产品、电容笔)、文本大数据与服务(如满文古籍、藏文古籍、民国文献、 医学文献等人文数字化业务)、AI 终端(如手写电纸本、仿生扑翼飞行器)、人脸及生物特征识别(人脸识别、掌纹识别、行为识别相关产品),占比分别为68.06%、15.24%、10.02%和4.95%。

进入2022年,汉王科技第一季度总营收2.86亿元,同比降低21.93%,净利润亏损了2253.88万元,同比降低303.22%。

在2014年的一次采访中,刘迎建向媒体谈及自己梦想有很多,比如蓝天梦、DNA检测、无人运输工具,彩色墨水、减肥用纤维素、家用游戏投影仪等。但如何将这些梦转化为能长期变现的真金白银,刘迎建至今没有给出答案。

更令投资者感到失望的是,在2022年半年报预亏的情况下,高管徐冬坚分别于6月31日和7月1日两天,以集中竞价的方式共减持18万股,套现近250万元。雪球网显示,这已经是其2020年以来第八次减持操作。

与此同时,汉王科技2022年员工持股计划已累计购入本公司股票40.08万股,成交均价约为14.19元/股,法定锁定期为12个月。有投资者直言:“大股东减持,员工持股,且持股不比二级市场买入价格低出多少,这叫什么操作?把员工当冤种?”

作为国内驰名商标,汉王科技有多项自主知识产权,在人工智能、智能人机交互、大数据等领域积累了很多底层技术。目前,该公司融合OCR识别、NLP技术为司法、档案馆、医疗、人文等政府企事业单位提供数字化、智能化的产品与解决方案。此外,汉王科技董秘表示,希望通过以战养战、沿途下蛋的方式逐步积累相关技术并产品化。

有业界资深人士对《财经天下》周刊分析称,从这些年汉王电纸书经历的生死劫来看,这家公司似乎缺少一位得力的产品经理。但一家公司最大的产品经理往往是老板本人。如何用手中的这些牌打好未来的仗,正在考验着刘迎建和汉王科技一众管理层的智慧。

本文到此结束,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。

免责声明:本文由用户上传,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!